我的一只罗宾朋友

我过去是有多蠢,竟会相信你

[Jason中心]契阔 chapter 7

#依旧是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系列。
#batfamily亲情向。
#ooc预警。

概要:杰森觉得命运尽在自己掌控之中,但世界上偏偏存在着一种叫做"从超长待机中回的蝙蝠侠"的人。

那感觉很糟。

这个念头一直在迪克的思绪中徘徊不去,自从杰森从那场灾祸中幸存下来后,他没有一刻能看懂对方在想什么,但他试图与自己的弟弟交流的时候,杰森不会故意沉默,甚至偶尔和他开点"兄弟间的玩笑",但他渐渐发现那些言行是在避重就轻。

有时候他怀疑自己是否真是想得太多,或许杰森只是到了会耍脾气的青春期,可……

迪克靠在电梯的透明玻璃上,看着洞穴一层层消失在脚下,回忆起不久前的那次夜巡。

十五具成年男性的尸体倒在暗巷里,空气弥漫着硝烟与鲜血的味道,这些人死于枪伤,一击毙命,而他们的双手都被捆身后,身体与面部有挨打留下的痕迹。

夜翼调出这些人的资料,全部是该下地狱的禽兽,他判断这是黑帮的一次人员清理,所以才会在有枪的情况下将人捆住揍上一顿,或者是为了向手下立威。

他射出钩爪跃上屋顶,隐蔽在黑暗中打开透视器。

仓库里满地狼藉,到处被拆开的枪支散落,墙角靠着一个身上搭着件寸衫的幼女,她双手抱臂紧紧拉着衣角,血迹渗过布料昭示着她遇到的暴行。一个身影蹲在不远处,试探着靠近但女孩立刻发出一阵呜咽,所以他又迅速退了回去。

那个背影……

夜翼瞪大眼睛,他踢破天窗跳下去,用被变声器处理得低沉阴郁的音色吼道:"你是谁?!"

带着奇怪红色头罩的少年立刻弹起身朝外奔去,看起来无心恋战,也没再去管那个表情麻木又呆滞的女孩。

夜翼咬紧了牙关,迅速收回手臂支撑站起身——

"不!"女孩伸出小小的手扯住黑色的披风,疯狂尖叫起来。

夜翼可以轻易挣脱,那一点也不困难,但还有别的什么力量在阻止他,最终他轻轻叹息了一声,扭过身去,放缓了声音:"我不去抓他,现在不去。"

之后的几天迪克心神不宁,有时他想冲到杰森面前质问他,有时则希望是自己弄错了,他脑海中充斥着各种想法,时而觉得应该信任杰森,时而不断回忆当时的各种蛛丝马迹,而无论怎么暗中试探,杰森都镇定得像什么也没发生。

一阵搏斗声打断了迪克纠缠的思绪,他冲进厨房,发现布鲁斯穿着常服朝着杰森挥拳,而杰森正在一腿踢向他,但立刻被勾住了脚踝,他踉踉跄跄地后退,急切地对迪克大喊:"那是泥脸!拿下他!"

杰森像把最后的力气都用来喊这句话了,他筋疲力尽地咳嗽着,迪克几乎震惊得心脏都要突破喉咙,他下意识地朝布鲁斯扑了过去,但对方非但没变成一摊烂泥还稳稳地接住了他的招式。

最终迪克也被撂倒在地,不过他已经反应过来了:"布鲁斯?"

"是我。"布鲁斯叹息道,显然他也被折腾的不轻。

杰森调匀了呼吸,傻笑起来:"我真喜欢你们打来打去。别瞪我,是布鲁斯先问我恢复得怎么样,我就给了他一拳让他切身体会一下。"

迪克嘲讽道:"然后就被打得站都站不直?"

杰森摇摇头,开始收拾残局:"先看看你自己。"

"但我才夜巡完!"

"不管你现在是什么状态都会想和他打一架的。"

迪克将餐具递给他:"发生什么了?"

"小丑已经被蝙蝠侠送回了阿卡姆。"

"有什么不对吗?"

杰森把碗碟稀里哗啦地推进水池里:"他还带回来一个儿子。"

迪克茫然地眨着眼:"啥?"

"那崽子喜欢拿着玩具刀到处乱砍,所以我把他关进你房间了,开启安全模式,一时半会儿出不来。"

"我们要为布鲁斯举办婚礼吗?"各种问题在迪克脑子里撞来撞去,但他最终选择了这个问题。

布鲁斯终于了找到说话的时机:"没有婚礼。"

杰森用一个沾满泡沫的盘子指着他:"看,典型的渣男,睡了人家姑娘,把她的父亲打了一顿,还要抢走并且独占孩子的抚养权。"

"她的父亲!?"迪克看看杰森,又看看布鲁斯,"不是猫女的孩子?"

"现在还得加上脚踩两条船的罪名。"

迪克不再去理会杰森,他皱着眉凝视着布鲁斯:"他的母亲是谁?孩子几岁了?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为什么不和我们说?"

杰森发出了一声嗤笑。

评论(2)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