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只罗宾朋友

我过去是有多蠢,竟会相信你

[Jason中心] 契阔 chapter 8

#依旧是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系列。
#batfamily亲情向。
#ooc预警。
#我前一次写的是什么鸡掰玩意,删了删了。

概要:@命运博士。

布鲁斯对恶魔崽子来历的解释与杰森记忆中别无二致,除了达米安本该在刺客联盟成长到十岁再到哥谭。

谁改变了命运呢?

这个操蛋的世界每向前一秒都要多出无数怪力乱神的事,杰森没法判断目前的布鲁斯是什么情况。

"那你是怎么知道达米安的存在的?"

干得好,迪克,实在是一针见血。

"抓获小丑之后,我盘问出来他曾受雇于雷霄古,所以去了一趟忍者联盟,发现了达米安的存在,我不愿意让他在那里长大,决定把他带回哥谭,并且和忍者大师达成了共识。"

而蝙蝠侠总有办法把谎撒得破绽百出又滴水不漏。

不过杰森赞成把所有坏事都推给小丑或忍者大师。

也许布鲁斯同样来自未来,杰森摞起盘子,所以他才去达米安带回来。

或者知道了未来,那事情说不定反而更简单。

"那你希望他在哥谭这样的地方长大?"杰森试探着问。

"哥谭总好过忍者联盟。"

"不管你有没有把事实全说出来,"迪克总结,"我又多了个弟弟对吧?"

"我不是你弟弟,格雷森。"

迪克叹息道:"希望他不要像你这么让我头疼,杰森。"

杰森给了迪克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微笑。

等迪克把一切处理好之后——解开安全模式、挡下迎面而来的武士刀、把达米安送给布鲁斯、强制他们趁天亮前入睡并且收拾完自己房间的残局——他来到了书房。

意料之中的,杰森没去休息,他凝视着窗外勉强可辨的树木轮廓,手里握着一本书。

"我在看《化身博士》。"杰森向他展示了下书脊,"这也许会恰巧符合我们接下来谈话的主题。"

"你根本就不想谈话。"迪克心平气和地说。

杰森被这句话弄得心头火起,但他克制不要朝对方大吼。

这个迪克并不是我认识的那只鸟,杰森反复告诉自己,我可以容忍他不停地来烦我。

"或许吧。"他把书倒扣在膝盖上:"但尽管如此我还是坐在这里听你唠叨。"

迪克的语气仍旧没什么起伏:"而且你觉得谈话什么用也没有,你唯一希望的就是我滚出去放任你自生自灭。"

杰森深深吸气又吐出去:"那你有什么更好的提议吗?"

"我提议你不要做个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混蛋。"

"我师承咱爹。"

"但你不是你爹。"

"你也不是。"

"所以我才要问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那不重要,格雷森,那从来不重要。"

"你还记得那个博加塔加的外交官之子吗?"迪克换了个问法。

他记得,那件事的起因,与其相应的、无法逃避的后果,每一个他能记得的细节。

恐吓、尖叫、坠楼。

以及——

"罗宾,菲利普是自己掉下去了……"蝙蝠侠一字一顿地问:"还是被人推下去的?"

杰森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做的了,也许移开了视线,也许倔强地与之对视,说那个人是自己脚滑,蝙蝠侠也并未追问,那件事就此被尘封在过去,再没被提起过。

但是很偶尔,只是很偶尔,布鲁斯的眼神依旧会在不经意间浮现在杰森眼前。

尽管这个世界已经被搅得一团糟了,杰森仍然好奇为何迪克会知道这件事:"这大概是……半年前的事,怎么了?"

"你在凌晨四点忽然打电话给我,我刚结束了夜巡而且困得要命,你这个小混蛋。"迪克轻笑着摇摇头,"然后倾诉了一大堆对义警责任的看法,吓得我不得不请假过去找你。"

全是犯蠢!就算他去和达克赛德相亲相爱也不可能主动找迪克倾诉心声!

杰森冷哼了一声,但迪克没有管他,自顾自地把故事捏造下去:"当时你是怎么说来着,如果连义警都要把人的阶层与身份地位纳入考虑范围,那些本该被审判的罪行又该由谁去施以惩罚?"

"尽管那姑娘已经摆脱了菲利普的纠缠了,但她曾经受到的那些伤害没法抹去,而那个卑鄙小人还被引渡回国从此逍遥法外。"

"等等。"杰森打断他,"引渡回国?那葛罗瑞亚呢?"

迪克一时不明他为何这么问:"还在做当红模特呀,我原以为你会更关注她。"

可她原本是自杀了的,在接到骚扰电话后为了摆脱加佐纳斯的纠缠,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毫无疑问,有一个人改变了她自杀的命运,那么……杰森把纷繁的想法甩出大脑:"那可真好。"

"没错,但当时你都有点不敢去见她,因为你甚至没为她把那个人渣痛扁一顿。"

"所以我就陪你一起去看她,她知道加佐纳斯离开了哥谭简直高兴疯了,叫你可爱的小英雄。"

"之后你就开心得多了,不再吵着要去打断加佐纳斯的腿,因为你知道了她想要的是让那件事彻底过去,加佐纳斯是否会受到惩罚无关紧要。"

"以前你对我的那套义警理论也有很多不赞同,但我们总能彼此理解。"

"所以现在我希望知道你真正的想法,杰森,别让我们之间多出什么本可以避免的误会。"

杰森没有回答他,而迪克继续说了下去。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痛恨着布鲁斯,因为他的控制欲、多疑和信任危机。"

"他总是表现成不需要我,这个傻叉,他用没人能受得了的方式约束我。"

"无论我怎么和他争论,他就是害怕我会死去,并且永远不肯把这句话说出来。"

"我从未怀疑他把我推开是因为关心我,可那又怎么样,他就是不承认。"

"我甚至没能获得一个不让我们停止互相伤害的机会,唯一能做的就是离开哥谭去当夜翼。"

"但你不一样,你可以做出选择。"






"我注意到您到现在为止都没要求回去上学,杰森少爷。"

第二天清晨,阿福说出这句话时,杰森正闭着眼睛把煎蛋往嘴里送,睡眠不足让他大脑分析信息的功能极度迟缓。

"回去哪里?"他迷迷瞪瞪地睁开半只眼睛。

"学校。"

设若他精神振奋,说不定会考虑一下这个诱人的提议,但最终杰森只是瘫在了餐桌上:"我要辍学,阿福,我不想去了。"

"请你坐直了。"管家彬彬有礼地提议。

杰森一个激灵弹起了身:"去!我是说,我明天就去。"

"我已经联系了您的老师,您今天就得去。"

"这根本不公平!我早起去上学的时候老头子却能在床上呆到中午!"

"您自己也说了,老爷上了年纪,精力比不得你们这些年轻人。"

杰森决定必须早日离开这个家。

一阵鼓掌声打断了他的思绪,达米安瞪大绿色的眼睛,带着一脸幸灾乐祸的笑,把肉乎乎的手举过头顶拍起来。

看来总有不能改变的命运,无论什么情况下,他和恶魔崽子注定不对盘。

迪克侧过身挡在杰森和达米安之间,防止弟弟(无论是哪个)忽然挨上一爪子。

"放松,格雷森,我不会和一个围着饭兜的三岁小孩计较。"

"我五岁!"达米安冲他龇牙。

"你妈给你喂了太多生长激素才让你产生了这种错觉。"

迪克制止他们再吵架,他循循善诱道:"达米,虽然看起来不像,但你真的只有三岁。"

杰森立刻跳起来躲向一边,同时达米安抓起面前的华夫饼拍到了迪克脸上。

"我只有三岁。"达米安眨巴着眼对脸黑如蝙蝠侠的阿福强调。

布鲁斯在一片混乱中走下了楼梯,他披着睡袍,头发乱糟糟的完全失去了哥谭王子的仪态,语气里还带点没睡醒的恍惚:“杰森,你在拍什么照片?”

杰森转过身去露出迪克的脸。

"父亲!"达米安叫道,但又懊恼地紧紧抿住嘴。

布鲁斯走过去揉了揉达米安圆圆的脑袋:"早安。"

这氛围忽然让杰森感到坐立不安,也许阿尔弗雷德给了一个好提议,他放下餐具:“我得去上学了。”

“等等,杰伊。”迪克抹去一脸的碎屑,“再留一会。”

达米安看看杰森,又看看了迪克,扬起头颐指气使地大喝道。

"我要我妈妈!"

这句话的威力堪比阿卡姆大门爆炸,迪克迅速站起身来:"我们还是一起走吧,杰森,我也得回去上班了。"



这时的世界还不像未来那么充满戏剧性,三天两头就要面对宇宙毁灭的危机,超级英雄们为了救世上天入地,抑或是出门就能看到漫山遍野的外星人,所以今晚只有双面人在进行抢劫的哥谭几乎可以被称为祥和宁静。

"你就是个三流反派!"杰森从被双面打开的保险库里一跃而出击中了他的鼻子。

双面人顺势拉开了距离一手撑地举起轻机枪展开反击,他的手下们也一拥而上,硝烟与火光顿时充斥满整个房间。

杰森挪转着身体避开子弹,绊倒了其中一人,继续嘲讽着双面人的行径:"抢银行?只要是坏蛋谁不会干?"

双面人掏出硬币抛向空中:"但我有自己独特的做法。"

"正面。"哈维撇撇嘴,"看来你今天交好运了。"

"但你没有。"低沉沙哑的嗓音在半空中响起,蝙蝠侠从天而降将双面人击倒。

"我得说。"杰森又重重给了另一个家伙一拳,继而握住门缘在半空中飞踢,"你把出场安排得太有戏剧性了。"

"就像以前的每一次。"

就像以前的每一次,他们制服了双面和他的手下。

杰森盯着被他踩住胸膛的反派,他重生后对双面人的调查不深,但还是知道日后哈维·登特所做下的恶行,一个又一个被叠加起的数据,那是会因其而死的人。

虽然蝙蝠侠在他旁边,这个想法不可能实现,但有一瞬间他想捡起地上的枪解决了堕落的地方检察官,命运可以就此轻而易举地改变,那些罹难的人将免去厄运。

杰森犹豫着,直到用束缚带捆绑好对方的手。

然后他侧过眼睛去看蝙蝠侠,他没有去捆剩下的那些杂碎,蝙蝠镖在黑色手套里露出了尖尖一角,而他的下巴看上去比任何时候都紧绷些。

他知道了。

这个念头像闪电一样划过杰森的大脑。

他熟悉蝙蝠侠现在的姿态,当他绑了小丑逼迫蝙蝠侠时,这个姿势就被永远刻在了他的视网膜里——充满防备、随时打算出手制止他。

杰森几乎要向他致敬了,发现自己的罗宾不再遵守原则、开始偷偷跑出去杀死罪犯,他居然还能这么不动声色地与之合作。

也许他原本是想等我下杀手,杰森若无其事地检查起自己的装备,不过现在我要让他先发制人。

可蝙蝠侠依旧站立在原地,那种近乎阴郁的沉默让杰森怒火渐起。

但杰森就是不说话,他需要把自己从墓里刨出来,需要拿枪逼着布鲁斯做选择,需要一个人记住已不存在的命运,竟然还他妈需要主动找话题打破尴尬的气氛吗?

"我们要等警察来吗?"他最终故作轻松地问。

同时杰森在心里把自己唾弃了一万遍。

"不。"蝙蝠侠答完又沉默下去,他站得笔直,像是要把自己塑造成一具雕像。

杰森开始思考起对着双面的脸踹上两脚来帮蝙蝠侠开口可能性。

那就皆大欢喜了,杰森百无聊赖地想,蝙蝠侠立马就能找个合适的话题引入我对罪犯的态度问题。

可我就想看看他要怎么先开口,杰森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结果他就苦大仇深地站着,一分钟前还挺酷的,这么久就实在太傻了。

"罗宾。"蝙蝠侠喊道,他转过身,锯齿状的披风在地面上拖曳,杰森耸了耸肩跟上去。

他们一起离开了犯罪现场。

不知何时起,蝙蝠侠总会把滴水兽的位置让给他,尽管杰森从没表达出对它的喜爱。

"罗宾。"

蝙蝠侠开口叫他第二次。

杰森无法回答他。

所以布鲁斯取下面罩,月色透过厚厚的云层映出他面庞的轮廓:"杰森。"

"我是。"

他迅速承认了,开始等待另一个称呼。

但布鲁斯总是出人意料:"阿尔弗雷德和我说了点你回家后的状况。"

阿福?好极了,就像他的破绽还不够多一样。

"我让他失望了,对不对?"

"你让他很担心。"

杰森低下了头:"我很抱歉。"

蝙蝠侠忽然佩服起夜翼来,他是怎么做到永远能活跃气氛,尤其是对方态度认真却又不肯主动交流的时候?

"我很抱歉没有及时回来,你恢复得……"

杰森没让他再说下去:"我很好,那真算不了什么了。"

又是一段时间的安静,当杰森终于开口提问时布鲁斯几乎感动得想去摸摸他的头发,但那问题的内容让他僵住了。

"如果当时那场爆炸,我死了。"杰森的眼睛闪着微弱的光,"你会怎么做?"

空气中仿佛多了某些让人窒息的东西,良久,布鲁斯字斟句酌地反问:"你希望我怎么做?"

他究竟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呢,就好像没有经历过事实一样。

但幸好命运已然扭转,这次他总算能做出不同的回答。

"我不抱什么希望。"

布鲁斯试图让语气更轻柔,但他失败了:"那为什么忽然这样问?"

"那就只是——"杰森用制服斗篷包裹住身躯,"就只是个毫无意义的假设。"

提姆打了个哈欠趴在桌上,他记不清自己有多久没睡了,大量的黑色电线从地板和天花板延伸过来,被胶带固定住,让他像个捕食的蜘蛛似的处于三个电脑屏幕的包围之中。

反光搅扰着他敏感又衰弱的神经,但提姆强撑着让自己不要闭上眼,他得等一个说要脱离蝙蝠侠却还和对方一起在哥谭夜空中飞翔的混蛋。

而我只能待在这个安全屋里——提姆有些委屈的想——为某人调查他想要的情报。

一阵敲击玻璃的声音,杰森推开窗户跃了进来。

"你穿着罗宾制服。"提姆语气里带上了点不必要的指责。

"很快就会是你的了。"

提姆把头搁进臂弯里,语调闷闷的像在说梦话:"但我还没想好要怎么选呢。"

"没关系,我替你选了。"

"什么?"

"那个待会儿再说,你的调查怎么样?"

"先告诉我你又要搞什么。"

"蝙蝠侠不对劲,我猜他也知道未来了。"

提姆给自己弄了杯咖啡:"但他没有像你这样来找我。"

"天啊。"杰森翻了个白眼,"那很复杂,他肯定是还没想清楚要怎么安排你的身份。"

"我隐约有点推测。"提姆脸上带着少年特有的参与秘密行动的兴奋:"但还是先来说你要查的人。"

跨国调查菲利普·加佐纳斯费了提姆好一番功夫。外交使团生涯中他只有一次官方记录上的案底,吸毒和毒品贸易,因此被遣送回国。之前一次警局的口供记录,但这件事没被立案,两件事都是和哥谭警方有关,提姆根据时间推测是杰森和蝙蝠侠把他抓住的。

"回到博加塔加后加佐纳斯没什么动静,我是指连那些社交宴会都没参加过。"

"只有这些?我以为你能查出更多呢。"

"我不能变犯罪记录来,他回国后甚至都没出现在某些边缘报道,大概是因为被父亲发现私吞毒品走私的利益。"

"你是说他被管教起来了?不可能吧,我还以为他爹挺爱他的。"

提姆几乎被咖啡呛住:"你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那原本是命运中的一环,当时他躲进了蝙蝠车的后备箱,洋洋自得于蝙蝠侠没能成功甩下他单独行动,结果发现是何塞因为儿子的死亡暴跳如雷,不惜绑架了戈登警长来威胁蝙蝠侠,布鲁斯为了保护他才孤身涉险,而毒贩最终为了复仇搭上了自己的性命。

"在世上所做的任何事情,都必有其相应的后果。"蝙蝠侠在他脑子里说,"后果,罗宾,这是无法逃避的。"

"就是猜猜,那你追察何塞·加佐纳斯了吗?"

"他在中情局可是有不少分量。"

这位倒卖毒品的政坛扼要显然并未改邪归正,得益于中情局的持续监听,提姆查出了几通由其打给博加塔加的国内律师机构和内部政党的电话,何塞还在是凭借外交大使地位便宜行事,与地下黑市往来卖出毒品。

"可是已经有人被派去根除博加塔加的古柯种植田了。"

"博加塔加的禁毒行动在进行,但是进展不佳,有几位联邦执法官出了意外。"

"归罪于谁?"

"很多人,那是他们的主场,你不会以为整个博加塔加就只有这一个试图走私毒品的政府要员吧。"

"我不在乎那个国家怎么样,先告诉我所有和加佐纳斯父子关联的毒贩。"

所以这才是终局,一位不该死去的无辜女孩得以存活,摆脱纠缠重新走向光明的人生,原以为会继续为非作歹的高官之子暂时被自己的父亲管制,而大权在握的政客仍旧混得风生水起,继续向他国走私可卡因。

命运啊。

什么才是命运呢。

评论(4)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