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只罗宾朋友

我过去是有多蠢,竟会相信你

不正当关系 —上—

#OOC预警
#友情梗都要被玩坏了但作者还是想皮一下。
 
概要:闪电侠先是想弄清超人和蝙蝠侠的关系,接着打算撮合这个两人,最后试图拆穿他们。
 
他都失败了。
 
 
 




超人和蝙蝠侠有不正当关系。
 
自从闪电侠无意中发现他们的主席和顾问衣衫不整地一起从瞭望塔的房间里走出来,这个说法就在正义联盟众人间流传开了。
 
"我就说他们绝对绝对绝对有问题!"小红人的语气介于惊恐与得意之间,“原本我只是打算去拿点汉堡补充能量结果就撞见大超和老蝙蝠亲亲我我地走出来而那天甚至没有他们任何一个人的值班安排!”
 
“当时蓝大个的披风还塞在他的红内裤里是蝙蝠侠帮他拉了出来!”他边说边向嘴里塞着薯片,以碎纸机的速度消灭了又一袋零食:“不管怎么说他们肯定是搞在一起了!”
 
会议室里一阵短暂的静默,但那对闪电侠而言漫长得像是几个世纪:“你们怎么都不说话!”
 
出乎意料的,亚瑟先开口了:“说不定他们就只是睡了一觉呢?”
 
巴里立刻否定了这个量词:“不可能只是一觉,他们很熟练很亲密,而且怎么可能第一次就那么巧被我碰到!”
 
“不,我的意思是我们不该随便质疑超人与蝙蝠侠的友情。”七海之王若有所思地把玩着他的三叉戟,“也许他们只不过是随便找了个地方睡觉而你却误会了他们的关系。”
 

 
原来海王是如此单纯的人吗?闪电侠拍案而起:“我没有质疑他们的友情!他们的友情毋庸置疑但很明显他们还发展出了一些友情之外的关系!”
 
“明显在哪儿?他们以前又不是没在一起休息过,理衣服什么的不是顺手就做了吗?我就不觉得奇怪。”
 
“他们不可能是盖棉被纯聊天!”闪电侠忿忿不平地争辩,“老蝙蝠的这里天啊天啊那一定是吻痕——不!是咬痕!”他用手指急促地点着自己下巴没被包裹住的肌肤,“他竟然还带着那个红印堂而皇之地询问我瞭望塔的修缮事宜!”
 
海王拉了拉自己的长发:“也许他那么镇定就是因为那根本不是什么吻痕,你知道大蝙蝠没有超强自愈,总会带着点普通人很容易就留下的伤。”
 
“这次我赞同亚瑟。”没得巴里再提出反驳,亚马逊公主就插话道,“男人有时候的确大大咧咧的,你不该总往那方面想,小闪。”
 
“看,大家都觉得他们没什么不正当关系。”海王朝闪电侠摊摊手。
 
他放弃了,随便这群人说什么吧。小红人缓缓坐回了椅子上,将头搁在臂弯里,语气沉闷地开口:“那句话是怎么说来着,你永远叫不醒装睡的人。”
 
“装睡是为了我们的身心健康。”钢骨站起身来,他的语气里带着与年龄不符的沧桑与沉痛:“尽管能连接入全世界的电子系统调出实时监控,但我也知道要选择性地屏蔽一些不该看的东西。”
 
“想让日子好过点。”电子人语重心长地劝诫着闪电侠,“有时候我们就得学会视而不见。”
 
海王和钢骨一起离开了会议室。
 
 

 
 
闪电侠眨眨眼,凑向神奇女侠:“公主,你听懂维克多在说什么了吗?”
 
“不用管他。”戴安娜忽然一跃而起,脸庞洋溢着兴奋与欢乐:“先给我再仔细讲讲你看到的那些事,他们有没有把眼神一直黏在对方身上?克拉克偷偷拉布鲁斯的手了吗?描述点细节!”
 
巴里困惑地眯起眼睛:“你不是认为他们是朋友吗?”
 
“哦——”神奇女侠叹息着摇了摇头,“他们当然不是朋友,他们在联盟成立前就是伴侣了。”
 

 
“但是,但你明明说——”闪电侠直起身,“你让我不要往那方面想。”
 
“那是因为我们要尊重朋友的选择。”亚马逊公主的语气严肃起来,“我知道世人依旧对一些与众不同的性向存在着歧视,更何况他们还是超人与蝙蝠侠,既然他们对外宣称是朋友,我们就该当成不知道以免增加他们的困扰。”
 
小红人恍然大悟又肃然起敬:“你说得对,公主,媒体们对超级英雄的私生活总是有太多关注,他们不公开的确可以免去不必要的麻烦。”
 
他又疑迟了一下:“可是做为朋友,也许我们应该告诉超人和蝙蝠侠不必在联盟里还伪装,他们一定忍得很辛苦。”
 
“你是对的,闪电侠,我以前没考虑到这一点。”戴安娜波浪状的长发随着她点头的动作轻微晃动,“我们的确可以去主动支持他们。”
 
 
 

 
 
 
凯尔·艾尔屹立在瞭望塔巨大透明的玻璃窗前,漂浮着向下俯视地球,一道红色的弧光冲到他的面前:"超人。"
 
闪电侠双手抱臂皱着眉,这一刻他如同蝙蝠侠附体:"你们是不是在恋爱?"
 
"我们不是。"超人淡然一笑。
 
"哈。"闪电侠发出了一个简短的音节,那带着"逮到你了"的意味,"我还没说是谁。"
 
"不管是谁,我没与任何人恋爱。"
 
原本闪电侠计划得好好的——故作严肃地一步步指出超人和蝙蝠侠的恋情,吓一吓他们无所不能的主席,再告诉他大家有多为他们开心,但刚到这儿他就绷不住了,小红人露出一个大大的笑伸出红红的手指:“你和蝙蝠在恋爱!我们都发现了!不过放心吧大伙儿都支持你们。”
 
他是个失败的恶作剧者,但闪电侠不在乎,朋友开心才最重要。
 
“我没和B在恋爱。”
 

 
如果他面前换成另外一个人,无论是谁闪电侠都会认为对方在负隅顽抗,但这是超人,当他用没有一丝杂质的蓝眼睛看着巴里说出这句话——
 
那么他和蝙蝠侠也许真没谈恋爱。
 
“可是,可是我明明看到你们——”小红人嘟囔道,“难道真是盖棉被纯聊天?”
 
“不,我们做爱。”超人坦承道。
 

 
或许是闪电侠吃惊的神色太明显,卡尔有些不悦地蹙眉:“我和B都是自由的成年人,我不认为这种行为有什么不妥。”
 
“但你说你们没在恋爱——”闪电侠忽然灵光一现,“你的意思是你们只是炮友?”
 
这就能说明问题了,他们没发展出一段罗曼蒂克的办公室恋情,而是走上了各取所需的午夜档套路。
 
但超人再一次否定了。
 
“我们是最好的朋友。”
 

 
“如果你对于朋友是这个定义。”闪电侠后退了几步,“我想我得离你远点。”
 
卡尔温和地微笑着:“你不一样。”
 
又来了,闪电侠熟悉这个表情,大家都成熟到明白朋友也难免有亲疏远近之分,不会因此闹些小学生吃醋的戏码,但超人和蝙蝠侠?
 
有时他们睥睨世界一切感情的态度连闪电侠都感到不快。
 
“所以,你们是打算把'朋友'加着前后缀的关系也收入囊中?”
 
超人降落在白色绝缘地板上,正义凛然,闪闪发光:“值得一试,但无论加什么前后缀都不会影响我们的友情。”
 
“好吧蓝大个,我想我已经弄清你们的关系啦。”但巴里有些为他们的未来担心:“可万一你们以后,你懂的,不想再继续了怎么办?”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会失去对彼此的吸引力?”
 
他的语气仿佛是在问“你是说卢瑟会忽然变成个星际和平大使吗?”。

现在闪电侠是真的很想回去吃他的零食了,“我还真没想到,你们是在保持友情的同时做到这么……呃,开放。”
 
超人循循善诱道:"我们都能为彼此而生,为彼此而死,那发展一下肉体关系又怎么样?"
 
闪电侠退却了一步:"我没有说这不对……"
 
"我明白你的顾虑,巴里。"超人诚恳地说。
 
“在发展这段关系前,我们也同样考虑了方方面面,从另一重身份的亲朋好友到联盟的日常工作,为此我们在私下里开了数十个研讨会来辩论这个做法会产生什么影响。”
 
原来他们上床前还先思考了世界的安全问题,羞愧之情涌上闪电侠的心头,我却一心只想着八卦。
 
"首先,这段关系绝不会让我们对其他人的感情有所偏颇,因为从一开始我们就对除彼此之外的人一视同仁。其次,我们也不会因为有这种事影响作战,联盟的战斗模式早已约定俗成。最后,也不要担心我们会因为一方受伤或阵亡而黑化或是一蹶不振,这个问题不会因为我们不上床就不存在。"
 
“再来说优点,它能调解我们的身心健康,使我们得到类同于拯救世界的欢愉,而且还能让我们对彼此的身体更了解,有利作战时的配合,更重要的是,我们有时能借此缓解矛盾,百利而无一害。”
 
 
闪电侠被这接二连三的"我们"砸晕了,他不由自主地点点头:"你说得没错。"



这场谈话的三天后,他们迎来了又一场外星入侵。

“我永远也想不明白地球为什么能招来这么多的外星人。”闪电侠飞快地清理着小杂碎一边继续着他的嘴炮,“而且他们的入侵模式还都一个样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红人吧唧一声摔倒在地,他抬头看着源源不断从飞船底部涌出的外星机械战队,大家都在一片火光中激烈战斗,钢骨从侧面开炮轰走了将他绊倒的机器人:“蝙蝠侠和超人进入控制室了,我们很快就能……”

话音未落,一道热视线带着沸腾的怒意冲天而起,空中的外星飞船被瞬间切成两半,那些机械怪物随着蓝色残影的冲撞纷纷坠落下来,一道狂风卷过,他们身后响起了蝙蝠侠惯常地沙哑粗砺嗓音。

“平民都被撤离出这片战场了吗?”

“撤离完了……”闪电侠扭过,他立刻惊呼起来,“蝙蝠!”

哥谭义警的凯夫拉护甲破损了一个大洞,他肩膀上的伤痕深可见骨,连纯黑色的制服都掩盖不住还在涌出的血污,而蝙蝠侠却镇定地站立着,视疼痛如无物。

超人扛着一个主机模样的仪器从外星战舰上跃下来,他常年挂在嘴角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眼底暗潮汹涌的怒火。

蓝大个口中"约定俗成的战斗模式",闪电侠不合时宜地想。

大家迅速收拾好残局一起登上了飞行器,联盟众人想去对他们的顾问表达一下关心,但超人垂头坐在蝙蝠侠身边,沉默着,每个细胞都表明他在酝酿怒火。

超人和蝙蝠侠僵持着,他们没有看彼此一眼但就是形成了一个排外领域,飞行器里氛围比战时更凝重,闪电侠几乎怀念起以前他们有一方受伤的时候,哦,虽然同样是目中无人,但激烈的吵架至少能让别人知道从何处劝解。

就在小红人鼓足勇气打算打破尴尬时,神奇女侠忽然碰了碰他的胳膊,示意他看偷偷握住了红披风的一角的黑色手指。

巴里顿时放松下来。

总而言之,他们将蝙蝠侠送去医疗室后就识趣地离开了,但抵达值班的控制室后,闪电侠突发奇想——或者是自然而然地打开了监控屏幕。

别想歪了,他不是要看领导们打个消磨肾上腺素的战后炮之类的,毕竟蝙蝠侠伤得那么重,都乖乖躺上医疗床了,除非他们不要命才会干起来。

他就是——就是想看看超人和蝙蝠侠私下里到底是怎么相处。

没什么特别的,蝙蝠侠已经闭上了双眼,超人保持着他们离开时的姿势,背脊微弯靠着墙壁,目不转睛地凝视着他的拍档。

画面一直定格着,小红人看了一会儿就发现这太傻了,但他刚伸出手想关闭监控时,卡尔忽然朝着病床走了过去。

超人像个普通人类一样缓慢又坚定地行走到蝙蝠侠身边,用指腹摩挲过厚实洁白的纱布。

继而他弯下腰去,以一种近乎虔诚的姿态吻住了对方苍白的嘴唇。

TBC

评论(30)

热度(372)

  1. 枫林靑我的一只罗宾朋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