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只罗宾朋友

我过去是有多蠢,竟会相信你

不正当关系 —下—

#OOC预警
#友情梗都要被玩坏了但作者还是想皮一下。

概要:闪电侠先是想弄清超人和蝙蝠侠的关系,接着打算撮合这个两人,最后试图拆穿他们。

他都失败了。

“公主,荣恩。”闪电侠打了个招呼又无精打采地低下头去,语气飘忽得仿佛从梦里传来,他双手抱着一大杯正在溢出奶油泡的热咖啡,像是要借此获取温暖。

火星人停顿在他身边,欲言又止,而神奇女侠抬起健美的臂膀轻轻按在小红人肩头,关切地看着他:“你看起来糟透了。带他去休息一会儿,哈尔,这里我们接班。”

“不,我要趁你们都在搞清楚这个快要把我逼疯了的问题。”闪电侠将咖啡杯放回控制台,“戴安娜,你和他们认识最久,荣恩,没人能在你面前有秘密,告诉我吧,超人和蝙蝠侠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们怎么了?”亚马逊公主用手指梳过黑色的长发:“吵架了?”

“戴安娜,你之前说他们在联盟成立前就是伴侣。”巴里回忆着之前女侠告诉他的那些话,“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因为很久之前的一次魔法攻击。”神奇女侠摊摊手,“他们中招后夸了对方整整一小时——”

“也许那个魔法就是会让人互相夸赞?”

“——从灵魂到肉体,以及长达六年都没让彼此腻味还花样百出与日俱增的技巧。”

“……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绿灯侠猛地抬起头,他的脸因为一瞬间做出太多表情而扭曲得近乎狰狞。

“具体细节我就不重复了,不过那些内容绝对能让任何一个成人文学作家自愧弗如。”

……

“呃——也就是说他们间不存在那些互相喜欢对方却不知道的情节是吧。”闪电侠举起手提问。

“他们为什么要那么做?”哈尔愤愤不平道,“到了这个地步还自称是朋友,这不正当!”

火星猎人终于缓缓开口道:“哪里不正当?”

“那是情侣才能做的事!”

火星人的眉骨愈发高耸:“这种事情……有时候并没有固定的界限,他们无论怎样……看待彼此,我们都该……试着接受。”

闪电侠怀疑地看着将话说得断断续续的荣恩:“是不是在外星人的定义里,朋友可以比爱人更亲密?”

“我想所有人对关系界限的定义都不尽相同。”火星人的脸渐渐拉长,仿佛已经没有余力维持平常的面貌,“比如你和灯侠会喝一个杯子里的咖啡,而蝙蝠侠和超人甚至没这么做。”

“但我们懂得保持该有的距离。”绿灯侠骄傲地挺起胸膛大声反驳:“我和闪电就既不上床也不接吻!”

“我们不上!”小红人义愤填膺地附和道。

……
…………
………………

亚马逊公主面无表情:“说真的,哈尔,这就是你能想到最好的说法?”

一片静默中,火星人总结:“尽管不明白你们的得意之情是从何而来,我会一样……试着接受。”



“成功的几率很低,我们该有个计划。”神奇女侠握紧金色的真言套索,对进行中的“捕获蝙蝠侠大行动”做了判断。

经过一番围绕“正义联盟主席与顾问到底知不知道他们已经超越了炮友”的争论后,绿灯提出用真言套索揭穿他们的关系。

“真相有时候就是你们看到的这样,没什么值得揭穿的。”火星人试图阻止,但哈尔只是跃跃欲试地想给超人套个金色的特殊项圈。

“超人不会因此生气,可我认为蝙蝠侠才是能决定他们关系的人。”

女神的一句话将任务难度提高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但他们选择迎难而上。

这就是为何三位超级英雄鬼鬼祟祟地埋伏在瞭望塔会议厅,商讨这场行动要怎么进行。

绿灯侠再次起检查灯戒的能量,宇宙守护者在上,他可从来没这么细心地对待一场战斗过:“只提一个问题还是有可能的。”

“可是等蝙蝠挣脱之后呢天呐那可是蝙蝠侠他不杀人但绝对能让你生不如死我们全都要完了完了。”

“够了巴里,等完事了你就快跑,没人能追上你。”哈尔咬牙切齿地打断小红人,“只要你别再整天都想着这件事,被老蝙蝠报复我也认了。”

“设置个一针见血的问题,我们不能让大侦探蒙混过去。”亚马逊公主若有所思地摩擦着护腕。

“我们可以直接问——你想过和蓝大个结婚吗?”

“不行万一他们不打算就想保持一辈子的炮友关系呢我们应该问——你和大超平时会出去约会吗?”

“男孩们,我们该问的是蝙蝠侠是否愿意与超人恋爱。”

“不愿意。”

“咦啊啊啊啊啊啊啊——”

尖叫紧跟着低沉沙哑的嗓音响起,“揭穿超蝙关系”谋划团的三名成员惊魂未定地看着不知何时出现于他们身后的黑暗骑士,以及一位制服颜色足够醒目却同样悄无声息的氪星人。

“我们只是——我们只是——”闪电侠绞尽脑汁想找个合适的借口,但蝙蝠侠咆哮道:“你们只是把该用来处理联盟公务的时间浪费在了无意义地对我和超人关系的调查上!”

“B。”他们无比深刻地感受到超人的嗓音是如此救苦救难并给人以希望——光明之子双手抱臂:“既然我们的朋友对这件事这么好奇,为什么不彻底解开疑惑让他们不必再为此费心,也占用不了多少时间不是吗?”



“我先来!”闪电侠紧张的吞噬着饼干,但那一点也没影响他的语速,“你们会一起看电影一起去游乐场一起共进晚餐吗?”

超人点点头:“经常。”

……

“先不提肉体关系。”哈尔眯起眼睛,“你们知不知道——按照地球人的观点——去游乐园、看电影应该是情侣才能做的?”

活力四射的音色与粗砺阴沉混杂在一起,超人与蝙蝠侠异口同声地答道:“我们是世界最佳拍档,普通情侣都能做的事我们凭什么不能做?”

这两个人明目张胆地当着情侣,被拆穿了还死鸭子嘴硬。闪电侠愤怒得连饼干都吃不下了,他鼓起平生最大的勇气拉住真言套索光速缠在超人的身躯上:“你现在只能说出实话!内心深处你究竟是想和蝙蝠侠做朋友还是情侣?”

“朋友。”超人无比坚定地回答。

蝙蝠侠伸出被皮革覆盖的手扯下金色绳索,透过白色护目镜逼视着小红人直到对方颤抖起来:“对超人根本不必用真言套索,闪电。”

“的确不必。”巴里抱住自己的红红的头部瑟缩回座位,“我该做是去学外星人的脑部构造,蓝大个的想法我永远搞不懂。”

“我也搞不懂你为什么非要我和B当情侣。”

“不是我要,你们就是!”

“你们并肩作战、上床、接吻、约会。”神奇女侠抬手拦住想一同反驳的绿灯,循循善诱道:“这意味着你们完全可以更进一步,把关系升级为伴侣。”

超人思考了一下这个提议,反问道:“为什么从朋友到伴侣是关系的升级?”

“因为……”神奇女侠卡壳了,她迅速换了说法,“那其实就只是个名称,你们的行为已经超出朋友的范畴,倘若做了这些事还深爱彼此就该被称为伴侣。”

“从古至今被称为天作之合的伴侣不知凡几,但世界最佳拍档却是前所未有,宇宙公认,只此一对。我们才不会把这么伟大的关系改成会被世俗揣测、闲话的谈资。”

“但你们这样更会惹人闲话!”

蝙蝠侠低吼:“那是你们的问题。”

亚马逊公主扭过头,用不属于人间的蓝色双眼看向哥谭骑士:“蝙蝠侠,我以前约过你,但你说和队友约会总会变成一场灾难,你是个有很多心理问题的花花公子而我是不死战士国度的公主,如果你的敌人知道你有特别在乎的人会借此打击你*,但是——”

(*超人正义联盟动画)

亚马逊公主啪地捏碎了手里的咖啡杯,一字一顿地说:“但这些在超人面前好像完全不是障碍。”

蝙蝠侠正襟危坐,仿佛是一尊雕塑:“第一,我和超人的友谊已经名扬天下,就算不更进一步敌人也不会放弃借他来打击我。”

“第二,既然我们能被称为世界最佳拍档,就说明我们实力相当,不存在配不上的问题。

“第三,我与超人已经达成了共识,刻意保持距离只不过是胆小鬼的行径,不畏惧更亲密的接触成是友谊坚固的征象,正真纯粹的感情绝不会因此横遭损毁。”

所有人都被这番厚颜无耻的言论震惊了,久久无法做声。

“你们结婚了吗?”长久的安静后,绿灯不由自主地说出了自己准备的问题。

超人叹息道:“我们是朋友,朋友不结婚,情侣才结婚。”

闪电侠想了想,不确定地问道:“是吗?”

“朋友当然不结婚。”海王不知何时湿淋淋地出现在会议厅入口,“而且你看,我说什么来着,他们没啥不正当关系吧。”

评论(35)

热度(253)

  1. 枫林靑我的一只罗宾朋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