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只罗宾朋友

我过去是有多蠢,竟会相信你

[Jason中心] 契阔 chapter 9

#依旧是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系列。
#batfamily亲情向。
#ooc预警。
#知道自己写得不好但还是想继续更。


“你一定是在逗我。”提姆看着不远处蔚为壮观的古典建筑,又犹疑不决地瞥了瞥一路飙车把他带到这里的少年,“为什么我们要来韦恩庄园?”

“让你接任罗宾。”

提姆怀疑他有点儿神志不清。

现任罗宾先是跑来找一个高中生加入听起来中二也很不靠谱的义警业务,没等自己决定要不要跟他混对方又忽然反悔还把跟班拱手让人。如果不是已经查明了杰森的身份,提姆很有可能跑去哥谭警局告诉探长有个假罗宾在外面招摇撞骗。

见鬼的他替我选好了。提姆皱起眉:“你之前还说想要我去帮你。”

杰森对他露出一个大大地笑:“我又没说不要你帮忙了,也许你可以选择做我的蝙蝠内应,史上最有挑战性的职业。”

这个满脸真诚、满嘴里没有一句实话的家伙!

提姆听得懂这话其实意味着“我们都心知肚明这是才最好的选择,你得到该有的东西我也去走想走的路,以后偶尔联系联系就挺好的。”

但他不上这个当,哪怕杰森是个无比讨人厌、出尔反尔的大傻瓜,提姆不要坐视他继续傻下去。

“你明明之前口口声声说原因尊重我的选择,为什么现在又要为我做决定?还是你也一样自以为是地觉得这是为了我好?”

“不单是为你,也是为我好,我不适合带个新手上路,而你真正想来的是这里,提姆。”

“我想。”提姆抿着唇,“可是我不是在否定你的想法,你试过问蝙蝠侠了吗?说不定他能理解你的。”

“或许吧,但那改变不了什么,有些怪物他自己选择不杀,就更不会允许我杀。”

"这递进关系听起来很奇怪,为什么?"

杰森哑然失笑:“真不敢相信这话是从你嘴里问出来的,我把你带坏了。”

提姆固执地凝视着杰森:“你干涉了我的人生,就不该用旧眼光看我。”

“布鲁斯放着花花公子不当每晚跑出去做恐吓家,为什么?”杰森几乎叹息一般道,“他就是那样的人。”

所以他永远不会向任何人妥协。

向我妥协。

杰森把这句话咽了回去,继而沉默了两秒转过身大步走向韦恩庄园,提姆凝视着他的背影缓缓跟了上去,他们都没再说话。












他们进入庄园时已经是正午,杰森将提姆带到了客厅,不顾对方的反对直接撇下了他独自回到房间。

杰森没试图向众人做个客人介绍,反正提米都敢自己跑到老头子面前要求当罗宾,这点小事难不倒他。

这里不像他以后的安全屋那样被各种有趣的小玩意布满,他喜欢的盆栽、瓷器之类散落在庄园的每一个角落,所以屋子里有点空旷。

不过至少这次他不必一无所有地被命运扯离这里。

杰森扯出一个旅行包收拢行李,他早该这么做了,但却一直意志软弱到被虚幻迷晕了头迟迟拿不定主意。

他感到心口一阵钝痛,但这是必须的,现在就离开是个明智的选择,总好过在他们兵刃相见之后滚蛋。

可惜了这么舒服的一张大床,他把能带走的收拢起来,那把红色吉他、摞得整整齐齐的书籍以及……

杰森的手指落在床头的照片上,蝙蝠侠正带着一脸不情愿的笑站在他身边,他们身后是个被五花大绑吊在路灯上的倒霉鬼,照片的反面歪歪扭扭地写着“我抓到的第一个罪犯,我会抓到更多!”

一开始杰森丝毫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他以前没拥有过这个,蠢透了的合照留恋,当初它从枕头下掉出来的时候几乎被杰森扯破。

他第一次和蝙蝠侠夜巡敢向他提拍照这么不符合义警身份的要求吗?太滑稽了,可慢慢的,杰森意识到了那是真的,迪克和他莫名地亲近、庄园里多出的一些他记忆里没有的装饰,杰森不是傻瓜,无论是因为什么,在这个世界的过去他生活得……更好。

但那改变不了什么,从来改变不了什么,他要离开了。

杰森把照片放了回去,不让它再折磨自己,他想就这么拎起包从落地窗跳出去一走了之,但会带来无尽的麻烦。

留一封信离家出走实在太孩子气了,那是他很久以前会使的招,而且烦死人的迪克会去找他的。

所以尽管对“当面解释”有点犯怵,杰森还是鼓起勇气打算去找布鲁斯做个简要的说明。












“你在干什么?”达米安站在栏杆上用武士刀柄戳了戳青年的背,他已经纹丝不动地在楼梯口站了半个小时。

“我在酝酿。”杰森深沉地回应道。

“哼,神经兮兮的蠢货陶德,下面那个竹竿子是你带回来吗?”小孩不怀好意地皱起鼻子撇撇嘴,“还以为挺能打的,结果三两下就被我捆了。”

杰森极为冷淡地点了点头:“捆得好。”

达米安龇着牙几乎扑上去咬杰森一口,但还不是时候,他得先找出这个讨厌鬼的弱点,或者创造出他的弱点:“总有一天你也会这么被我轻而易举地击败。”他挑衅道。

杰森想要反唇相讥,可这只恶魔崽子未免太小了,吵架赢了他也没啥成就感。

“得了小崽子,你打败我也没用,这个家里有一个人你永远也赢不了。”

达米安绿色的大眼睛朝他父亲的房间撇了一眼又迅速收了回来,他刻意让语调平缓显得无所谓:“谁?”

“阿尔弗雷德。”杰森不假思索地答道。

那张圆圆的脸庞上先是浮现出了茫然,继而又变成了恼怒:“那个糟老头子?!”

“注意您的语言,达米安少爷。”管家神出鬼没地出现在小孩身后,不顾被吓得在原地一蹦的达米安,他彬彬有礼地转向一旁哈哈大笑的少年,“杰森少爷,感谢您对我的超高评价,但我仍得说您把朋友独自丢在客厅里并非待客之道。”

“他不是我的朋友。”

阿尔弗雷德稳稳地端着银托盘:“那么请原谅我之前的一些误会,因为我已经把您的那份甜点赠送给那孩子了。”

“阿尔弗雷德!”杰森不开心地抱怨,“这世上还有没有点好消息啦。”

“我另外准备了红茶以及丰盛的茶点。”

杰森安静下来,他知道阿尔弗雷德的言下之意,这些是以前他们开读书会时老人每次都准备的东西,但他回到庄园后没试过把那些快乐时光拾回来。

空气中一阵静默,达米安的目光在他们身上好奇地打转,他显然不打算识趣地留给这两个人私人空间。

“阿尔弗雷德……”杰森轻笑起来,说这句话没什么困难的,“阿福,我要走了。”

管家依旧带着那副镇定自若的神情:“我注意到了这一点,您从未试图掩饰过。”

没错,他向来不是个情绪控制大师,总是那么容易被人看穿,杰森从心底痛恨这样。

“我还暴露了什么?我猜猜,你觉得我不是你的杰森少爷。”

“……您是。”一段沉默后,阿福简短地肯定了他的身份。

伟大的阿福,他总是如此温和又洞察人心,杰森多想向他倾诉那些自己遭遇的事,那些困扰且折磨着他的死而复生、小丑、布鲁斯、夜翼、替代者……

但那些都已经不存在了,没人需要再去听一遍红头罩糟糕透顶的生命悲剧,他只是个不存在于这个时空的幻影。

“我知道这很自私,但你能帮忙告诉布鲁斯我决定走了吗,阿福?”

评论(6)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