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只罗宾朋友

我过去是有多蠢,竟会相信你

[Jason中心]契阔 chapter 10

#依旧是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系列。
#batfamily亲情向。
#ooc预警。

概要:这个文我已经拉不回来了,委屈巴巴,缘更吧。


“不能。”

管家端着银盘,将一只手优雅地背于身后,毫不留情地拒绝了杰森的请求。

杰森撇撇嘴:“你把严肃的谈话氛围都给毁了,阿福。”

“这是我近日从您身上学来的,杰森少爷。不过就您还愿意开玩笑来看,事态总比我想得要好。”

几乎是立刻,杰森意识到阿福根本没把自己的离家宣言当一回事,显然他在罗宾时期闹过太多次脾气,导致杰森·陶德的“我要离家出走”与放羊娃的“狼来了”有了异曲同工之妙,而依照惯例,来自犯罪巷的小子经过数小时的发泄竞走后总会回归庄园。

杰森难免有些抑郁,可这会儿来上一句“我是认真的”就更幼稚了。

“的确不会比之前更坏。”杰森嘟囔着,半是难过半是好奇地问,“你不阻止我吗?”

阿尔弗雷德朝下看着他,用一贯的英国人冷幽默腔回答道:“您每晚偷吃垃圾食品的习惯我都没能成功阻止过,更何况是这种大事,您绝不会听我的。”

他回答得如此轻而易举,以至杰森胸中怒火渐燃,他沉默着不让自己说出什么无法挽回的话来。

“但我相信……”阿尔弗雷德罕见地犹豫着,他窥看着少年的神情,“你是知道我们都关心你的吧?”

这听起来总算是有点阿福了。

“我不否认这一点,你是最关心我的人,阿福。”杰森硬邦邦地回应,内心深处的那些大吼大叫被他强行压制了下去。

别做个混蛋,杰森。他在心中默念。




“我不喜欢你们打哑谜。”达米安打破静默说道。

这小崽子究竟是怎么把所有的话都说成祈使句的?!

“我也不喜欢你打断别人的谈话,做你的训练去,恶魔崽子,争取能早日报复我。”

“不,我现在要看你丢脸。”达米安也同样断然拒绝了杰森,他瞪大绿色的眼睛:“你就快要丢脸了。”

杰森忍住笑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脑袋,这导致对方拔出刀向他劈来。

“我不打小孩,达米安。”杰森用短棍抵住比恶魔崽子身高还长的武士刀,朝着他龇牙。

达米安瞪视着对方,顽固地向下施加压力:“那我跟你相反。”

“家里有这么多孩子可真热闹。”阿尔弗雷德感慨。



在他们把楼道变成一片废墟前,布鲁斯神出鬼没地冲上了楼梯,两人同时下意识地收回手又迅速攻击回去,

“杰森!”

布鲁斯跃到杰森面前,目光深沉地凝视着他,像是某种盯住猎物的大型野兽。虽然他正穿着那身道貌岸然的哥谭宝贝西装,但行动迅捷得比蝙蝠侠还蝙蝠侠,而他脸上的表情……

“怎么了?小丑又越狱了!?”杰森惊恐地叫道。

“父亲?”达米安与他一同出声。

布鲁斯深深吸进一口气,又缓缓吐出来,他的声音空洞又干涩,仿佛从深深的地底传来:“我看见提姆在楼下。”

“tt”达米安撇撇嘴:“陶德带回来的朋友。”

杰森一开始没反应过来这副如临大敌的模样是怎么回事,直到他在布鲁斯的眼睛里看见自己的身影。

这算不了什么大事,布鲁斯能提前带回达米安,他当然也能认识德雷克。

老蝙蝠操他妈的也是从未来回来的。

“谁是提姆?”杰森极尽所能摆出一副无辜的面孔来,但刚出口他就发觉这句话可以在“对蝙蝠侠的愚蠢答话”榜登上首位。

蝙蝠侠可不会像他这么蠢,线索明摆在面前都不去假设,他绝对发现了现在这个罗宾并不是个死里逃生小跟班。

拙劣的掩饰在世界最佳侦探面前显然毫无用处,布鲁斯一言不发地瞪视着他。

空气中流动着的空气让人窒息,但杰森强迫自己不要逃走,比起身边有一大堆人他更受不了和老蝙蝠独处。

这一次他并没泡过那个该死的把人脑子绞成浆糊的池子,但看见布鲁斯这副防备与不信任交织的样子还是会习惯性的头疼欲裂,可惜现在没有个漂亮的大红色头罩能遮一遮他的表情。

“红头罩。”

红、头、罩。

他还能期望什么呢?

反正他也没抱过期望,老蝙蝠究竟是个什么样对他没有影响。

布鲁斯满脸阴郁地看着他,这形象和杰森记忆里那个老蝙蝠重合在了一起。

“这没关系,杰森。”他父亲脸笼罩在阴影里,语速快得每个字都在把前面一个字推出去:“你现在有一个机会重新开始,一切都没有发生。”

他这是什么意思?重新开始什么?当罗宾吗?老蝙蝠什么时候这么天真了?

“讲点道理。”杰森喃喃着,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停止了流动,“这些事你经历过一次,再来一次也没什么,应该更容易接受才对。讲点道理,老头子。”

可这回轮到布鲁斯一脸茫然了:“哪些事?”

他们大眼瞪小眼地互相看了一阵,发现虽然他们是这里唯二清楚真相的人,对话却还是惯常的毫无默契。

达米安再次打破了尴尬的气氛:“父亲,潘尼沃斯没答应陶德帮他告诉你他要走了。”

以一个三岁小孩的年龄来看,这句话说得算得上相当条理清晰了,至少蝙蝠侠完全能听懂。

杰森木然地瞪了他一眼:“谢谢你,可你没在帮忙。”

达米安回以他一个挑衅的笑容。

“要走了?”布鲁斯一字一顿地重复,他的语调中积蓄起怒火,“这就是你说的事?你想干什么?”

干那帮狗娘养的王八蛋罪犯。

杰森平静又毫不示弱地与布鲁斯对峙:“我说过了,一回生二回熟,我的选择对你而言有那么难接受吗?”

“你休想!”布鲁斯大喝道,他看上去已经愤怒得失去了常态:“我不会再让你……不会再让你……”

这实在是让杰森大感意外,通常他才是先乱发脾气的那个。

“别激动,别激动布鲁西。”杰森用一种过来人的口吻劝慰自己的父亲,“有些事我还是不会干的,君子协定,记得吗?”

“但那不应该!你本可以做到更好,你现在能做到更好了!”

杰森的心脏与灵魂一起沉了下去,脚底韦恩庄园坚固的楼道变成了一潭逐渐将他吞噬的泥泞。

“看来发现罗宾壳子底下是红头罩真是让你大失所望啊。”

“也对,哪怕那只罗宾鸟远远不如前任并且可以轻易被代替,他总归比大坏蛋红头罩要好点儿。”

杰森缓缓地吐出词句,声音因为用了太大的力气克制而显得嘶哑:“没让你有一个抹去生命里最大失败的机会还真是对不起啊,但需要我提醒你这一切也不是我愿意的吗?”

布鲁斯大吼着打断他:“那不是真的!你知道那不是真的。”

这种说辞他过去听过一遍了,他不要再听了。

“我受够你这么说了。”杰森的嘴唇翕动着,“不是真的你个头。”

布鲁斯瞪着他,胸膛起伏不定,可这次杰森并没有打算激怒他。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杰森?现实已经改变了。”

“但是我没有。”杰森一字一顿地回应,按照惯例,他们这时候该开始拳打脚踢了,可哪怕是为了针对达米安,杰森都不想像个幼稚的小孩一样把所有事都述诸武力。

他转过身朝着楼梯拐角喊道:“德雷克,他们都知道你在那儿!”

两秒后,提姆探出半个身体,尴尬地向后捋了捋头发:“我要离开吗,杰森?”

“得了,留下吧提米。”杰森满不在乎地拍了拍栏杆:“这儿已经这么多人了,再来你一个算不了什么。”

这样蝙蝠侠和他吵死人的沉默就会被淹没在一堆七嘴八舌里了。

杰森转回头时,布鲁斯已经压下怒火恢复了表面的镇定,正若有所思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你带了提姆来这里。”

我竟然也能做点好事对不对?

杰森把这句讥讽的话语硬生生地咽下去,换成了更平和的:“我不认为一个三岁的孩子能接我的班。”

“我不要接你的班,陶德!”抢在蝙蝠侠开口前,达米安趾高气扬地宣布,“我会击败你叫你让出位置!”

杰森一把扯过提姆放在小孩面前 :“击败他,小崽子,我已经是过去式了。”

“呃,我觉得……”提姆清清嗓子,“我这里有点事,你愿意来帮忙吗,杰森?”

好样的,提姆宝宝,虽然这甚至算不上个理由,可他至少能光明正大地离开了。

“杰森少爷,请您留下,您得和老爷单独谈。”管家陡然出声,拔高音量,“就我所见你们已经有了很深的误解。”

“不,阿福,你放过我吧。”杰森退后半步,如同感知到危险的刺猬般竖起了所有的刺,那些被强行压制的情绪最终汹涌而出,“我知道你关心我们——关心我——但你也永远会先从布鲁斯的立场来考虑不对吗,你的老爷!我们都知道那已经是个定律了!阻止我离开是因为这有可能影响他而你甚至无暇先问问我为什么不想留在这里!”

老人震惊又受伤地望着他,杰森被那眼神刺得羞愧地低下头。

“对不起,对不起阿尔弗雷德。”少年飞快地说着,“我是个混蛋,我不是故意要那么说的。”

巨大的后悔和内疚淹没了他,但杰森强撑着不在这时候向任何人示弱。

“杰森少爷……”管家无措地喊了一声他的名字。

“你现在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一片混乱中,被遗忘在一旁的布鲁斯不容置喙地命令道,“杰森,你被禁足了,在得到我的允许前你哪里也不准去。”

杰森深吸几口气缓过情绪,示威般朝布鲁斯抬抬下巴:“让我听你的话?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这不是在玩游戏!”

……

…………

………………

“说真的,布鲁斯。”少年沉默了一秒,继而毫不掩饰地嘲讽道,“你的水平真是一点都没进步,就算是只鹦鹉这么多年下来也该会讲点别的了吧?”

他被推进房间,门外有人落上了锁。

评论(10)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