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只罗宾朋友

我过去是有多蠢,竟会相信你

人间别久

概要:之前想写布鲁斯失忆结果有小可爱告知梗已经有过了,所以换成杰森失忆。

大概就是那个认为“我长大后变成了你这样?也许我还是死了更好”的罗宾桶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红头罩的故事。






他的头快要炸开了。

在杰森的意识渐渐恢复前,他本能地伸手摸上额头,指尖是湿漉又黏腻的血液。

杰森缓慢又迟钝地看向四周,发觉自己正身处一个典型的哥谭荒废小巷。

他不应该在韦恩庄园吗?为什么他的头上都是血?偷偷夜巡被坏蛋揍了?

等撑着墙壁站立起来,杰森发觉自己的视角似乎不太对。

他的腿变得又粗又长,身上穿的也不是罗宾制服,而是一件棕色皮夹克,里面是一件纹了红色蝙蝠的灰色战斗服。

这绝对不是他自己的身体,难道他中魔法了吗?

杰森克制住尖叫的欲望摸上脸颊,指端平滑的触感让他有一瞬间以为自己的脸没了,但很快杰森意识到那其实是个封闭式头罩。

杰森胡乱摸索着将它取下来——红色的?这意味着什么?这具身体是红头罩帮的?可他们不是早就穷得只能带个布套子了吗?看起来还挺高科技的,难道这人还是个帮派头头?

他又将全身都摸了一遍,让杰森意外的是除了枪支和小刀,兜里竟然还有几个蝙蝠工具。

他必须现在、立刻、马上把这件事告诉蝙蝠侠。






凭借这副还算强壮的身体翻进韦恩庄园的围墙后,杰森开始奋力拍打大门,大声嚷道:“阿福!阿福!阿尔弗雷德!布鲁斯!老头子!”

但给他开门的并非这两个人,黑发的青年茫然地眨着眼:“杰森,出什么事了?”

“你见鬼的是谁?!”

对方皱起眉,杰森又迅速问出了第二个问题:“等等,你见鬼的为什么知道我是谁?!”

“呃……我就是胡乱说的。”青年握紧门把手侧过身挡在门口,“所以你是杰森?”

杰森面无表情地伸手推他:“你当我傻?!闪开!”

但几乎是一瞬间,青年猛地钳制住了他的手腕,杰森本想灵活地来上一记翻身侧踢,可惜他忽视了这身体的柔韧度不能完全跟上罗宾的节奏,所以他在青年目瞪口呆的眼神中摔倒在地,拉伤了腿筋。

管家及时地出现在他们身后:“老天,杰森少爷,提姆少爷,你们在干什么。”

“阿尔弗雷德!”杰森站起身不假思索地叫到,但他立马发现了更严重的问题,“为什么你也知道我是杰森?还有,提姆少爷是谁?这家伙?”

“阿福。”那家伙的眉头越皱越紧了,“我们得通知布鲁斯。”

杰森看着阿福,他正忧虑地看着自己。

什么时候阿福有这么多白头发了?而且庄园里的陈设为什么也变了这么多?

一个猜测在杰森的心头浮现,他迫切地问道:“我是杰森吗?”

提姆叹了口气:“你现在的确有点不清醒是吧?”

杰森摇着头比划:“不,我是问我是不是杰森,未来的那个,未来的我自己?”

他们面前的两个人迅速地对视了一眼,最终阿福迟疑着询问道:“那么您认为自己是哪个杰森少爷?”

“呃,我刚到韦恩庄园一年。”

可惜这里有外人在,否则他就可以直接说自己是神奇小子了。杰森愤愤不平地瞪了青年一眼。

“我现在就去通知布鲁斯。”提姆面色严峻地说道。

“所以这到底是不是我长大了的样子?为什么我戴着这个红头罩?我在进行卧底行动吗?”青年离开后,杰森向管家问道。

“那说来话长。”阿福简短地回答,“也许等老爷回来这事才能解决,现在您想吃点什么吗?”

等杰森消灭光一盘阿福牌小甜饼,布鲁斯依旧没有出现,这期间杰森试图问了无数问题,但管家都巧妙地避免了直接回答,甚至连“刚才那个讨厌鬼是谁”都解释得语焉不详。

杰森终于怏怏地闭上嘴,他沮丧地发现这个阿福似乎与他的阿福有所不同。

他低头沉思了两秒,继而对着管家露出了个笑:“我头好痛,我能先回房间休息一会儿吗?”

管家几乎是肉眼可见地松了口气:“当然,杰森少爷,好好休息,老爷回来了我再叫您。”



蝙蝠车猛地撞破水流驶进了蝙蝠洞,黑暗骑士从台阶疾步而下,接到红罗宾的传讯后,他以最快的速度解决了那些犯罪事件,却一直无法思考目前这件意外会有什么影响。

当看到展示柜前站立的青年时,蝙蝠侠停下了脚步。

同样的场景他以前看到过,但从未有哪次像现在这样扼住他的咽喉。

“布鲁斯。”杰森低头用脚尖搓着地面的钢板,“为什么我的制服在玻璃柜里?”

这个问题的答案只需要一句话,但蝙蝠侠却迟迟无法开口。

一阵沉默后,杰森的目光移动到跟在蝙蝠侠身后的达米安脸上:“你又是谁?”

“德雷克说得没错,你真把你的脑子摔坏了。”小孩撇撇嘴,“我是罗宾!”

罗宾。

在今早前杰森还一直坚信这个身份会一直伴随他,他坚信自己不会像迪克那样选择独立去别的城市。

看来他又猜错了。

“我得说我有点预感了。”杰森挠挠头,“所以我长大后还是单干了,像夜翼那样。”

“什么?!”罗宾嗤笑道:“你才不会像夜翼!”

在达米安继续说下去前,蝙蝠侠制止了他:“够了,我们先来检查你的状况,杰森。”

杰森沉默着顺从了,蝙蝠洞中的灯光晃得他头晕目眩,几乎让他以为自己是身处一个二流反派制造的幻境里。

给他开门的那个讨厌鬼——杰森猜他可能也曾是个罗宾——在两分钟后冲进了蝙蝠洞,然后是阿福和迪克,如果不是被固定在控制台上,杰森估计会笑得直不起腰,他从来没想过蝙蝠洞里可以有这么多人。

但很快杰森又觉得没什么意思了,他开始听那些人讨论“头部重创”、“暂时性失忆”之类的字眼。

“没事了,杰森。”很快地,夜翼从上方俯视着他,“不是时空乱流或者别的什么,你还是你,只是暂时失去了一段记忆。。”

迪克短暂停顿了一下:“过一段时间你会全记起来。”

“喔。”杰森说道:“不过能先让我起来吗?你这样说话我怕你把口水滴到我脸上。”

迪克面色古怪地为他解开了固定带。

杰森缓缓站起身,现在的气氛奇怪极了,他有点不敢去看阿福,尽管以前也对阿福撒过谎,但不知为何这次愧疚感压在他的心头挥之不去。

他试图向自己的监护人求助:“所以,我现在怎么办?”

话刚出口杰森就发现自己的这个问题问得太逊了,简直就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孩子。

“你待在韦恩庄园,直到恢复。”蝙蝠侠命令道。

“我不能去夜巡吗?”

杰森再次发现自己问了个蠢问题——他已经不是罗宾了。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他迅速改了口,“那有人能告诉我未来……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吗?”

所有人都沉默着,又一个不好的信号。

杰森觉得自己快要抓狂了,他按照这些人的身高一个个看过去,诡异地发觉他们好像全都站在自己的对立面似的。

“我真不明白你们有什么好隐瞒的。”达米安忽然开口道,“你们弄得就好像陶德的戏剧人生该由你们负责一样。”

“所以……我干了什么?”杰森看着这个陌生的罗宾。

“你死过一次,然后又复活了。”

僵硬了一秒后,杰森激烈地反驳:“不可能!我觉得自己好好的,和正常人没什么区别。”

“可你确实是,因为我的父亲给了你一个简单命令,但你却没有听他的,让自己愚蠢地落入了小丑的陷阱。”

“达米安!”提姆叫道,“你没必要……”

杰森打断了他:“可这听上去太玄幻了,死而复生?为什么是我,我不觉得自己有这种……本领或是幸运。”

“你没有。”达米安尖刻地答道:“我母亲把你泡进了拉撒路之池。”

杰森瞪大眼:“哇哦,酷!”

他们又安静了一阵子,迪克轻声反问道:“酷?”

难道不酷吗?听起来简直像个奇幻探险小说。

窥觑着他们的脸色,杰森没把这句话说出口。

“让我们停止这一切,少爷们。”阿福冷静地说,“我想杰森少爷目前并不足以理解这些事。”

“我,我的确不太懂。”杰森左右瞧瞧,嗫嚅着回答,“哪怕我的确死过了,可复活不是件挺好的事嘛?”

“除掉你复活之后犯下那些罪行的话。”达米安嘲讽地说道。

“别再说了,达米安!”蝙蝠侠试图制止怒气渐燃的男孩,“他不记得那些了!”

“为什么不?”男孩怒视着自己的父亲,“你们不想告诉他是因为你们都觉得他和红头罩是两个人,需要被分开看待,但我就没有这样的顾虑,陶德就是陶德,您亲口对我说了,不想再同样的犯错。”

“但我们可以试一试,试着让他回家。”提姆喊道,“他现在只认为自己是罗宾。”

“如果他是以前的那个陶德,我会试着那样做的。”达米安抿着唇,“但他不是什么过去的罗宾,他只是个幻象!几天之后,甚至更短,他会变回红头罩。”

他们争执的过程中,杰森一直低着头,凝视着裤子上的枪套,他好像在听那一家人的争吵,又好像只是在喃喃自语。

“红头罩,这我本该也有预感的。”

一片混乱中,他忽然转过身,逃跑般奔出了蝙蝠洞。




找到杰森费了布鲁斯很大一番功夫,开始时他简直毫无头绪,之后蝙蝠侠试着回忆男孩罗宾时期爱去的地方,很快发现青年正蹲在滴水兽上看向繁华的街道。

他从高高的楼顶跃下去,停在杰森身侧。

“我以前发誓死也不会去当红头罩,我是指就在遇到你不久之前。”

杰森忽然说道,而布鲁斯默默聆听着。

“每一天,我靠着那些犯罪的手段活下去,但我一直都担心自己会变成一个彻底的坏人。”

“然后你出现了,你把我带回蝙蝠洞,说我的才华应该被用在正确的地方。”

“我以为我再也不可能成为我害怕成为的那种人了。”

“但是布鲁斯……”杰森几乎没有力气再说下去了,“我真的很抱歉我让你失望了,我让我们两个都失望了。”

“并不全是你想的那样,杰森,你不明白情况。”布鲁斯想不到他有一天会说出这样一句话来:“有些事是情有可原。”

可这句话彻底点燃了杰森的怒火。

“情有可原!你告诉我我们送去阿卡姆的那些罪犯又多少人不是情有可原!天底下还有比这更虚伪的词吗?无论是什么原因,我变成了红头罩!”

“但你没有……”蝙蝠侠咆哮着,“你没有变成一个坏人!”

“也许吧。”杰森急促地喘了几口气来平复情绪,再度看向蝙蝠侠的时候,他的目光变得疲惫又哀伤了,“可我也绝对没有变成你希望的那样对吗?”

他究竟该怎么办呢?他要怎么向这个男孩陈诉呢?

“你不必用我的希望来衡量你现在所做的一切,那是你自己的选择。”

布鲁斯看着男孩的眼神渐渐空洞下去,有一刻他几近崩溃地希望红头罩回来,占据这副身躯,让他不必再面对这一团糟。

“布鲁斯。”杰森轻声说,“如果我记忆恢复之后还是想去当红头罩的话,我希望你能帮我个忙。”

“是什么?”

“我要你质问我。”杰森脸上的血色全部褪去了,但双眼亮得惊人,“质问我究竟还记不记得成为罗宾后发的誓言。”

蝙蝠侠颤抖着,如果答应这个要求,他又要再伤害自己的儿子一次。

“我不会那么做的!”

“布鲁斯,求你了。”杰森的眼里反着水光,“请你再试着救我一次吧。”

“我真的不希望自己未来变成那样。”

评论(6)

热度(29)